云南同志娱乐频道
刘所长与周老板的故事(五)
2020-10-20 08:18:30 来源: 编辑:江南 作者: 点击: 评论: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NO41我爽快答应,不有一点含糊。

甚至,为了能跟周老板共餐,我没出席国土所钟所长今晚的喜宴。

周岩约我在私房菜吃饭,这地方我们来过许多次。说不上周老板有什么用意,只觉得这地方太熟悉不过,时隔几个月之后再次跟他共餐,我不免有一番感慨。

电话上约的时间比较早,来到的时候,我在停车场没发现周岩的车。但走进饭店,给周岩电话时,他告诉我他人已在2号间。

一进门,我看见周岩一个人坐着,他穿着红衬衫,头发抹了啫喱,看起来容光焕发。我忍不住,挨着他旁边坐下,相间无距。周岩见到我一直咪咪笑,这让我心情大好。

“大老板,今天怎么会想到请我吃饭。”

“买卖不成仁义在嘛。好朋友一场,我请你吃饭,是不是不需要那么多理由。”周岩在给我倒茶,一边说,一边有所思地看着我。

“这么久不见,今天突然请我吃饭,这行为匪夷所思,总有个理由吧。”

“谢谢你帮我了,这是理由。”

我有些懵懂不知,不解地看着周岩。我开了一包新芙蓉王香烟,抽出两支,给了他一根。

“前阵子,我工厂被人告了,这事是你从中帮过我吧。”

虽然我不是雷锋,但这事我自认做得密不透风,不留名。

“我没做过什么事情帮过你呀!”我很淡定,也在试探周岩。

“在我觉得最麻烦的时候,突然撤诉了,然后对方提前给我们工厂付货款。我做生意这么久,这样的生意头一次遇见。我猜肯定有人在背后帮了我。想想,这人应该是你吧。”

“我不明白你说什么?不过,我问你,你觉得在你有困难的时候,我会挺身而出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周岩的答案很不给力,我有隔鞋瘙痒之恨。

“那我有困难了,你会挺身而出帮我?”

“应该会吧。”周岩这聊赖的语气,让我真想揍他。

服务员这时推门进来,我们快速点菜。完毕,又剩下我们两人。

我突然拍着周老板的肩膀,轻佻地说:“这段时间,有想我吗?”

周岩只顾笑,啥都不说。这厮好笑得贼好看,我突然冲动吻了他脸,想都没想会有什么后果。

“你干嘛!”周岩生气了,但按我对他的了解,他未必真的生气。

“亲你呢。”

“这不好玩!”

“是不好玩,所以我不是玩的。”

周岩推开我搭在他肩膀的手,给我倒茶,平静地说:“我们做一辈子朋友吧!”

我喝茶,没生气,我觉得他言不由衷。

“我真的没帮过,所以,你看这顿饭你是不是请错人了!”我换了话题。

“没有,真的想跟你吃顿饭。”

我们又相互看了看。突然周岩突然抓住我的手,握紧。周老板这动作传神,忽地我明白了许多,许多。

“这段时间,你有找人吗?”周岩突然问起。

“找什么人?”

“这方面的朋友。”

我惊讶地看了看周岩,但很快明白过来。我压根没想到周岩会怀疑我。

“没有。你呢?”

“我跟你说过,我不会再动感情,我不会再找任何人。”

“别说得那么果断,人生总是存在许多变数,今天不变,明天变。誓言总是被世人当饭吃。”

“我说到做到。”

“你也不会再对我动情了?”我厉害地看了他一眼。

“嗯!”他也没躲我眼光,坚定地看着我回答。

我不免有些伤感,推了推周岩的手,喝茶,平复心里这阵难过。

“你舍不得?”周岩紧追着问。

“没有。”

“你有没想跟我重新在一起……”

“想过,不过现在看来有些自作多情了。想也没有用。”我沮丧。

我们沉默了,这沉默直接上菜。吃了一会,我们终于打破了沉寂气氛。

“最后一次问你,前阵子我工厂被告的事,你有没有暗中帮过我。”周岩问。

“没有,我为什么帮你,你给我个理由。”此时,我有些冷漠。

“我们曾经……”

周岩今天有些忸怩,这会让我不高兴。

“你别猜来猜去,我真的没做,做了我会说,这事你别再问了,烦人。”

周岩不再问了,跟我安静吃起饭来。很快,我们吃饱了。周老板吃得很少,他看我突然变得不高兴,也变得心事重重。

“我吃完了,还有什么事吗,没事我要走了。”

“这么快!”

“我们现在相处真的有层隔膜,你没发现大家浑身不自然。”

“是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”

“因为我们都想着对方,但都不敢爱了,变得疑神疑鬼。”我感觉自己豁出去了。

周岩看着我,脸色难看。我这话,他算默认了。

“其实,即使大家做朋友又怎么样,我们很难像以前那样亲密,又做不了普通朋友,我们洒脱轻松不起来,大家都辛苦的。”我继续说。

“我太累了,被伤得太重了。”周岩这时对我埋怨。

“那好吧,我们还是原地踏步,也许过不了很久你也会找过其他人。而我也可能变心了。”

“我说过我不会。”周岩抬高头,郑重声明。

此时,我推了推老钱上来。老钱此刻,整个人都变了,挺起胸膛,变得威武了。

“根本不是我们工程质量出了问题,是你们人为破坏的,关我们什么事,赔个毛。”老钱威风凛然,还不缺粗俗。

后来我了解这事的来龙去脉。老钱前阵子接了单业务,帮一间饮食店做一个门面广告牌。前几天,公司设计好广告牌,叫人安装上去。就在昨天,老钱被告知广告牌掉下来,砸烂了,还砸伤了人。他们把责任推到老钱公司上。昨天傍晚,老钱亲自到现场查看,发现广告牌已经被清除,现场的痕迹不足证明广告牌掉下来是施工质量。再者,即使掉下来,那块用金属做的广告牌,也不至于砸个稀巴烂。所以,老钱不认为是他们责任,当时没理会赔偿的事。

到了今天,饮食店就找了几个人到公司闹事,要求赔偿。这几个人也不是混黑道的,但就是胆子大。老钱因为没亲自去监督过施工过程,也没看见如何广告牌如何掉下来,如何砸到人,他心里没有底。他们五人,一上来就说要赔偿五万块,那工程总费用不到两万,他就觉得他们是威胁勒索。但鉴于公司里,上班的都是女性,遇着这样的事,谁会帮老板出面,也没人敢当场报警。

托了一段时间,终于盼来了几名穿着制服的公安。局面一下子扭转过来。我想,公安再晚点出现,我就要跟他们几人干上了。

几名闹事者自知对簿公堂的话,他们肯定会输,也怕惹上的牢狱之灾,就退一步说老钱陪一万块了结。

老钱有些心软,问我要不要这样私了。我不肯,对方妥协让步了,这说明他们心虚,我们要趁胜追击才对。于是,我们在场的人全送到派出所去审问。到了派出所,未免这边自然占优势,只有我们这边有理,结果绝对会有利我们。

派出所的人真的用心去查,花点手段,是能问出个所以的。最终,我们如愿审出真实情况。情况是这样的,前天晚上刮台风下暴雨,广告牌的喷漆滑脱。店面的人,就爬上去重新油漆过,加深字体。这店的一名师傅爬到广告牌上去,结果广告牌受力过重,牌子跟人一起摔下来,牌子掉烂了,人也摔伤了。这事确实因为广告油漆出了问题引起,但事故发生却他们自己造成的,责任不在老钱这边。出事了,他们自然恨老钱他们,结果做出今天的坏事。

事情水落石出后,几名闹事者被拘留。整件事,花了我们一整天的时间。不过,这事能顺利了结,老钱还得多谢我。

从派出所出来后,老钱非要请我吃饭,我答应了。我身上臭熏熏,想洗个澡,派出所距离老钱的茶庄非常近。其实我回开车回家也方便,但考虑到肚子饿,最后决定在老钱茶庄家洗澡算了。

洗澡过后,当然要换一身衣服,我没随身带换洗衣服,老钱便借给我一套。老钱的衣服大部分我都能穿,就他裤头比我还要大一个码数。他给了我一件蓝色衬衫,这衣服跟他身上穿着的那件是同一款,只差颜色。

“你穿这件,跟我走在一起,感觉我们像穿着情侣装。”老钱居然挑逗我。

我没想他会说这话,我很大胆,忽地捏了捏他*,说:“好呀!你做我下一任情人吧,我爆你。”我开玩笑。

“你这老色鬼,淫心不改。”

实在肚子饿,我没跟他继续瞎扯,开车载他到外面吃饭去。

我跟老钱没那么多讲究,我们去了一间本地有名的客家饭店吃饭。去到的时候,正是人流最旺时,已经没有包间。但我确实想吃这里的招聘菜芋子糕,哪怕坐大厅也无所谓。我们选择靠靠窗的位置坐下,极快点了菜。

虽然等了许久才上菜,但这里的菜做味道特别合我口味,老钱也觉得好吃,我们吃了许多。过程中,我跟老钱有说有笑,互相夹菜,和谐之余,稍嫌有几分暧昧。今晚看老钱,又想起周岩,他们在我面前有些羞涩,有些内敛,有些沉稳。人多环境嘈杂,我不时搂着老钱的肩膀,脸靠着他的脸说话。老钱今天喝了酒,感觉他整个人变虚弱了,任由我摆布。有时,我都怀疑自己于心不良,借故偷吻了他。

饭后,我们肩搂着肩走了出来,都是那几两白酒惹的祸。平时极少喝酒的老钱,今晚被我逼迫,喝了点酒。站起来,他走路有点摇晃。

很快,我们上了车,在我车刚退出大路的时候,我猛地发现有一辆黑色新奥迪车停在左侧,而且车还是没上车牌的。我狐疑,这到底是不是周岩的车,他是不是来了?

又想到,即时他来了,也应该跟别人正常聚餐。于是,我轻轻踩着油门,先送老钱回去休息。老钱回到茶庄,就喊着要睡了。我只好离开回家。

返回的时候,我路过那家客家饭店。我仔细留意刚才那个车位,看那部新车是否还在。

结果,那车已经不在了。我有些郁闷,没犹豫,直接给周岩打了个电话。

“你在哪?”我问。

“在跟别人做爱!”

10页 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[7] [8] [9] [10] 下一页 

上一条:
下一条:
发表评论
姓名:
标题:

..:彩云之南.::.同心飞扬.::.:. 云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1-2011 yntz.Net yntz.cc 滇ICP备05001819号 同志交友
云同网客服及广告联系: QQ 10407470    微信:148434900 Email:mywebbox@tom.com  
云同聊天室管理:QQ 10407470     管理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