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南同志娱乐频道
刘所长与周老板的故事(三)
2020-10-20 08:18:28 来源: 编辑:江南 作者: 点击: 评论: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NO21两个城市之间,不过是三四个小时的车程。见面倒不是难事,不过我跟周岩约法三章,不能儿女情长,因为感情而误了大事。

我们都承诺,这段时候不见面为好。要是谁,先破坏制度,我们就咀咒谁挨操千年。(嘿嘿!够毒的)

“你在干嘛?”周岩打电话来问。

“现在去吃饭。”这是傍晚时间。

“跟谁吃?”

“组织部的人,还有几个常委。”

“饭局是不是重要,你非得去吗?”

“你说呢?”我猜周岩肯定要唠叨我,劝我不要去喝酒。

“那好吧,吃饭之后你记得第一时间给我电话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其实,这种应酬让我倦透了,巴不得能脱离苦海。

一是,这种场合不能把自己当人看待,要忙于哈腰点头、奉承人家,勤于赔笑附和。二是,不能把酒当酒喝。“酒品就是人品”,在场的每个人都有头有脸,敷衍不得。不喝,或者不多喝,人家就说你人品不行,对领导不尊敬。

吃过饭后,往往还有下半场节目,让人脱身不得。今晚,我们又去了洗脚城。我已经连续第三晚到此一“游”。这三天,我脚洗得比手还勤快。

其实去洗脚城是幌子,洗脚城的上面是桑拿。需要服务的,自己单独或者结伴前去,服务的钱还不用你付。

不过,我暂时扮演了正人君子,临危不乱,一次都没去过。

去了洗脚城,除非有什么急事,否则大家都不会老早跑出来。这是东道主对你的热情招待,是人家的一片诚意。

当我从洗脚城出来,已经晚上九点半了。此时,我的酒气消散得差不多,可以安心开车。

当回归一个人的孤独,当瞟到手机,我很自然地想起周岩。猛地,我想起周岩让我给电话他的事,于是我即刻拨号。

“吃完了吗?”周岩先开口,他好像一直等待着。

“早吃饱了,我刚刚从洗脚城跑出来。”

“你现在还要去应酬吗?”

“不用了,叫我我也不去了。”

其实以前不觉得这种醉生梦死,夜夜笙歌的生活会厌倦,会透支你的兴趣。但现在,我会觉得在那样的环境活得虚假,大家都戴着面具,做自己违心的事。

停顿了一会,我以为周岩没话题接着说,要准备挂电话了。

“你想我吗?”他突然冒出这句。

“想,挺想的。”我没骗他。

“那你想见我吗?”

“我巴不得你马上出现在我面前,把自己衣服自觉脱了,把*洗干净了。”

“你死性不改!动不动就用鸡B思考问题。”

“还不是因为你!”

“我?”

“你把它惹急了。”

周岩在那边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
“你在哪?”我笑完,问了起来。

“你是不住在金凯悦酒店?”

“是呀!”我记得告诉过周岩,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。

“我在512房。”

“什么?”我所以注意力凝聚在耳朵,怀疑刚才听错了。

“我在金凯悦512房。”

“你个王八蛋,终于来了!”

我即刻挂掉电话。刚才因为一直通话,我没踩大油门,现在我这车速快超过限速了。

我上气不接下气地来到512房门。我没想到那房门虚掩的,一推就开了。我闯了进去,周岩叼着一支烟,笑得何其邪恶。

我把门反锁,向他冲了过去。我把他的烟给扔了,他一张开嘴我就用我的堵住它。

没想到周岩,扣留了一大口烟雾在口腔。我没留神,把这口烟都吞了下去。这不,把自己呛到了,我不停地咳嗽起来。

周岩又再一次放肆地笑起来,洋洋得意。要不是他笑得好看,我会揍他个稀巴烂。

“你想谋杀亲夫!”

我缓过气来,又扑过去吻他。周岩居然不让我碰,摇晃着脑袋,说:“我巴不得整死你这个王八蛋!”

“我死了,你还不是后宫寂寞,痒得要死。”

“你死了,我就能安心做人,没现在那么多烦恼。”

“我给你带来了很多烦恼?”我忽地认真起来。

“是呀!”

周岩见我还这样认真看着他,又马上补充说:

“不过,我乐在其中,这才叫生活。”

我一阵满意,轻轻柔柔地抱着周岩的脑袋,吻了他额头,脸颊,鼻子,和唇。

吻了一会,他坐在凳子上,我不好抱着他。此时,我脑袋一闪,我决定把周胖子给抱起来。

开始,我抱不动他,因为他挣扎。后来,他见我非要成事,就安心不挣扎。他搂住我的脖子。周岩一百六十多的体重,抱起来沉甸甸的,让我步履维艰。而他手把我脖子搂得紧,我几乎呼吸不了。

不过,我不放弃,竭尽全力地做。差不多到床了,我正要发最后的力气,把他放在床上。此时,哪会料到我的手突然一滑,使不上力,然后眼睁睁看着周岩掉地板上。他也没注意到我会这样。在要跌倒前,他一急把我脖子抱得更紧。

最后,我们都跌倒地上。周岩先到地,我压在他身子上,也倒了。

周胖子肉厚,我安然没事。他可惨了,周岩的腰撞了垃圾桶,疼得他剧烈地扭动身体。他张开大嘴,唉声叹气,表情何其丰富。

我第一时间要去看看他的腰,看撞伤了没有。周岩不给翻身,还在舒缓他的疼痛。我只好挨近他,无能为力。

突然,周岩伸手抱着我,死死的。然后,他呜呜地哭了起来,速度比任何演员都快。

我不理解,以为他伤得很重,心里着急害怕。我要推开他身体,起来仔细瞧瞧他撞伤的部位。

可是,周岩不给我动,搂得我结实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!为什么会这样!”他突然喊起来。

NO21两个城市之间,不过是三四个小时的车程。见面倒不是难事,不过我跟周岩约法三章,不能儿女情长,因为感情而误了大事。

我们都承诺,这段时候不见面为好。要是谁,先破坏制度,我们就咀咒谁挨操千年。(嘿嘿!够毒的)

“你在干嘛?”周岩打电话来问。

“现在去吃饭。”这是傍晚时间。

“跟谁吃?”

“组织部的人,还有几个常委。”

“饭局是不是重要,你非得去吗?”

“你说呢?”我猜周岩肯定要唠叨我,劝我不要去喝酒。

“那好吧,吃饭之后你记得第一时间给我电话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其实,这种应酬让我倦透了,巴不得能脱离苦海。

一是,这种场合不能把自己当人看待,要忙于哈腰点头、奉承人家,勤于赔笑附和。二是,不能把酒当酒喝。“酒品就是人品”,在场的每个人都有头有脸,敷衍不得。不喝,或者不多喝,人家就说你人品不行,对领导不尊敬。

吃过饭后,往往还有下半场节目,让人脱身不得。今晚,我们又去了洗脚城。我已经连续第三晚到此一“游”。这三天,我脚洗得比手还勤快。

其实去洗脚城是幌子,洗脚城的上面是桑拿。需要服务的,自己单独或者结伴前去,服务的钱还不用你付。

不过,我暂时扮演了正人君子,临危不乱,一次都没去过。

去了洗脚城,除非有什么急事,否则大家都不会老早跑出来。这是东道主对你的热情招待,是人家的一片诚意。

当我从洗脚城出来,已经晚上九点半了。此时,我的酒气消散得差不多,可以安心开车。

当回归一个人的孤独,当瞟到手机,我很自然地想起周岩。猛地,我想起周岩让我给电话他的事,于是我即刻拨号。

“吃完了吗?”周岩先开口,他好像一直等待着。

“早吃饱了,我刚刚从洗脚城跑出来。”

“你现在还要去应酬吗?”

“不用了,叫我我也不去了。”

其实以前不觉得这种醉生梦死,夜夜笙歌的生活会厌倦,会透支你的兴趣。但现在,我会觉得在那样的环境活得虚假,大家都戴着面具,做自己违心的事。

停顿了一会,我以为周岩没话题接着说,要准备挂电话了。

“你想我吗?”他突然冒出这句。

“想,挺想的。”我没骗他。

“那你想见我吗?”

“我巴不得你马上出现在我面前,把自己衣服自觉脱了,把*洗干净了。”

“你死性不改!动不动就用鸡B思考问题。”

“还不是因为你!”

“我?”

“你把它惹急了。”

周岩在那边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
“你在哪?”我笑完,问了起来。

“你是不住在金凯悦酒店?”

“是呀!”我记得告诉过周岩,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。

“我在512房。”

“什么?”我所以注意力凝聚在耳朵,怀疑刚才听错了。

“我在金凯悦512房。”

“你个王八蛋,终于来了!”

我即刻挂掉电话。刚才因为一直通话,我没踩大油门,现在我这车速快超过限速了。

我上气不接下气地来到512房门。我没想到那房门虚掩的,一推就开了。我闯了进去,周岩叼着一支烟,笑得何其邪恶。

我把门反锁,向他冲了过去。我把他的烟给扔了,他一张开嘴我就用我的堵住它。

没想到周岩,扣留了一大口烟雾在口腔。我没留神,把这口烟都吞了下去。这不,把自己呛到了,我不停地咳嗽起来。

周岩又再一次放肆地笑起来,洋洋得意。要不是他笑得好看,我会揍他个稀巴烂。

“你想谋杀亲夫!”

我缓过气来,又扑过去吻他。周岩居然不让我碰,摇晃着脑袋,说:“我巴不得整死你这个王八蛋!”

“我死了,你还不是后宫寂寞,痒得要死。”

“你死了,我就能安心做人,没现在那么多烦恼。”

“我给你带来了很多烦恼?”我忽地认真起来。

“是呀!”

周岩见我还这样认真看着他,又马上补充说:

“不过,我乐在其中,这才叫生活。”

我一阵满意,轻轻柔柔地抱着周岩的脑袋,吻了他额头,脸颊,鼻子,和唇。

吻了一会,他坐在凳子上,我不好抱着他。此时,我脑袋一闪,我决定把周胖子给抱起来。

开始,我抱不动他,因为他挣扎。后来,他见我非要成事,就安心不挣扎。他搂住我的脖子。周岩一百六十多的体重,抱起来沉甸甸的,让我步履维艰。而他手把我脖子搂得紧,我几乎呼吸不了。

不过,我不放弃,竭尽全力地做。差不多到床了,我正要发最后的力气,把他放在床上。此时,哪会料到我的手突然一滑,使不上力,然后眼睁睁看着周岩掉地板上。他也没注意到我会这样。在要跌倒前,他一急把我脖子抱得更紧。

最后,我们都跌倒地上。周岩先到地,我压在他身子上,也倒了。

周胖子肉厚,我安然没事。他可惨了,周岩的腰撞了垃圾桶,疼得他剧烈地扭动身体。他张开大嘴,唉声叹气,表情何其丰富。

我第一时间要去看看他的腰,看撞伤了没有。周岩不给翻身,还在舒缓他的疼痛。我只好挨近他,无能为力。

突然,周岩伸手抱着我,死死的。然后,他呜呜地哭了起来,速度比任何演员都快。

我不理解,以为他伤得很重,心里着急害怕。我要推开他身体,起来仔细瞧瞧他撞伤的部位。

可是,周岩不给我动,搂得我结实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!为什么会这样!”他突然喊起来。

10页 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[7] [8] [9] [10] 下一页 

上一条:
下一条:
发表评论
姓名:
标题:

云南同志娱乐频道
云南同志娱乐频道
云南同志娱乐频道
推荐新闻
热门点击
云同交友
社区热帖
..:彩云之南.::.同心飞扬.::.:. 云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1-2011 yntz.Net yntz.cc 滇ICP备05001819号 同志交友
云同网客服及广告联系: QQ 10407470    微信:148434900 Email:mywebbox@tom.com  
云同聊天室管理:QQ 10407470     管理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