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南同志娱乐频道
战友无间(长篇连载)(3)
2021-08-12 10:18:12 来源: 编辑: 作者: 点击: 评论: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其实,自从我走向了工作岗位,我对直男的防御力是提升了很多的。比如,对程捷,论长相,他比郝无战还更耐看一点,论身高,比郝无战还高一点,论那家伙,哈哈,只要跟东北男人睡过的就知道了,没有小个的!但是,自从程捷对李韵那个狂热后,我就对他彻底失去了兴趣。我从来对我得不到的东西都不太感冒,像程捷那种男人,我只要花个500块就能搞定的事情,何必要在他身上做冤大头。

我总觉得,喜欢或者说欣赏直男,对同志来说,无可厚非,但是要是爱上直男或者一厢情愿的纠缠直男,那不是不知自重的问题,而是什么,就是典型的无脑型白痴。

听广东人说,吃鱼能补脑,我觉得对于这种无脑型同志,可能需要吃掉一头鲸鱼。

如果郝无战跟我平平常常的做兄弟,我肯定是会做一个合格的兄弟,可关键是这小子喜欢玩暧昧,他口口声声说喜欢你,可口口声声对那些破浪翻滚的娘们又念念不忘。我一二再的试探他,他好像懂又好像又非懂,你说这成什么事啊。可怜我的一世精明啊,难道要毁在这小子手上?

鸵鸟的幸福,不过是堆沙子,有人是这么批判鸵鸟的。可我有时候觉得这样也挺好,有些事情,你只能假装无视。

一张床,两个男人,貌似亲密无间,然而,谁又知道谁的心理究竟在想些什么。还是做鸵鸟吧,控制自己的欲望不要去做过分的追求,可能更快乐一些。听我办公室做股票的师兄说,当大盘方向不明的时候,持币观望那是最好的策略。

那我能干什么呢?当然是只好把泛滥的色心收起,假装睡觉了。至于嘿休嘿休么,等方向明朗的时候再说吧。嘎嘎。

郝无战又罗罗嗦嗦的说了一会儿,我装作似睡要睡的样子含含糊糊,郝无战见我不理他,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一会儿,看我没有反应,也就翻身仰面躺下了,不一会儿,发出了轻微的均匀呼吸。

这是我们分开多年后的第一次同床。此时的我睡意全无,脑袋想啊想啊。唉,是不是人越大烦恼越多啊,像当年我们在上学的时候也是挤在一起,一起打闹,一起抢被子,一起贴在一起睡去迎接清新的早晨。那个时候,早晨斑驳的阳光照射到我们的身上,两颗圆圆的脑袋像春天的蘑菇一样,郁郁葱葱,蓬勃旺盛。现在回头想想,还是那个时候活得简单幸福一些。

胡思乱想之间,我也朦胧睡去,待我醒来的时候,睁眼一看,郝无战双手像八爪鱼似的把我抱得死死的,此刻嘴角流着哈喇子,我靠,感情还真把我当成猎物了,我轻轻的拿开他的手,郝无战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,嘴角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别闹,好好睡觉。”我考,你休假了我还要上班呢。

我洗漱完毕,郝无战也醒了,我问他今天打算干什么,他说没事干,我笑道,你没事干就帮我在酷讯网刷火车票吧,他说好,然后问我有什么要求,我说两张票在一起转让的比较难,能刷到一张就一张,他说那多费事啊,我说你要真能刷到那简直是个奇迹了,他呵呵一笑道:“我一直相信奇迹。”我打趣道:“你4年没见到老婆了吧,我听说她去年给你生了个大胖小子……我想这也算一个奇迹吧。”郝无战哈哈笑道:“啊,是么,那我该带什么东西做见面礼啊” 我笑道:“一领葱绿葱绿的帽子足矣。”郝无战这个短板脑袋才反应过来,从床上爬起来就要抓我,同时嘴不忘骂道:“李默,你小子,我日你。”我啪地把门带上,哈哈笑道:“这个,那可就鞭长莫及了吧。”

打闹了一会儿,我胡乱吃了点东西,同时吩咐了郝无战一些话,就急急忙忙的上班去了。回到办公室,年底的事情也没有太多,把事情整利落了,然后就打开老总从国外弄来的一些内部资料随便翻看,这时候,郝无战给我发短信问我要哪个车次那个日期的,我靠,这小子还真不知道买火车票有多难啊,还挑车次还挑时间,还真以为火车站长是你龟儿子龟孙子是你家王八羔子呢。我的要求不高,只要有张卧铺票就可以了。我回复:“随便”,他回复:“嘿嘿”,我回复:“日。”他回复:“来啊。”

好吧,我认输。我放下手机干活,心中想着郝无战这小子有时候的坏蛋样子,心情还不错。唉,怎么高兴也叹息,悲伤也叹息啊,这是为什么呢。

就在我神思不知道飘向哪儿的时候,郝无战给我打来了电话,我问他啥事,他哈哈大笑,就是不说话,还真他妈的是痴人多笑痴马多叫啊。郝无战估计是笑累了,神神秘秘道:“你猜猜,我会告诉你什么事情。”我笑道: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”郝无战怒道:“你怎么就那么没有点情趣呢,我真为我未来的弟媳妇深感悲哀。”我懒洋洋道:“那我代我全家谢谢你啊。”郝无战道:“别啊,让你媳妇来谢谢我就行了。”我怒道:“我上班呢,没事我就挂了。”郝无战忙慌慌道:“你小子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,急什么啊,我要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好事。”我道:“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郝无战兴奋得道:“明晚咱们就可以回家了,ZXX,卧铺,哈哈,你说我们运气好不好。”我忙问道:“真的啊?”他一本正经道:“噢弥陀佛,出家人从不打诳语。早就告诉你了,要你相信奇迹。”我笑道:“你小子行啊。”郝无战笑道:“小子,拿什么来谢谢我啊。”我笑道:“回去我多给你买点黄瓜吧。”郝无战忽然嘿嘿的笑道:“你电脑上有哪些东西么。”我笑道:“你甭想看了,没有。”他好像很失望的样子,道:“那我就玩CS了。你早点跟你领导请假吧,有点想你了。” 我骂道:“去你丫的!”

然而,那边厢郝无战竟然唱起歌来:“我得意的笑,我得意的笑。”我靠,这小子发现什么了,有至于这么高兴么。

22我满腹疑惑,想想是不是电脑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被他发现了,仔细考虑了一下,好像没有,我从没有在笔记本上保留AV或者GV的习惯,为了迎接他的到来,我还特意把电脑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,在这方面应该没有问题。

哪会出现什么问题?算了,想得头大,本人除了性取向不得见人外,其他也没有什么不得向外人说的。身正不怕影子斜,怕个求毛!何况这小子也是神经质似的,谁知道他因为什么发笑呢。

既然火车票搞定了,我立马就跟上司请了探亲假。上司看我是个实在人,一直都很照顾我,直接就批了,而且还很亲切的让我代他向我父母问好。上司很不错,姓张,山东汉子,长得英俊挺拔,干技术抓管理都很来得。可惜天下的好男人早早就被人占领了,刚过30,孩子都上幼儿园了。在我刚认识他的时候,曾经还YY过他一阵子。不过这种感情都是随风而来,随风而去,在得知他是个有家室的男人以后,我的心中只是有点小小的遗憾,谈不上伤感。

待公司的事情搞定后,我打电话问郝无战中午吃什么,他嘿嘿笑道你不是说要给我带黄瓜吃么,我靠,我还真他妈的服了他,我本想说你习惯了灭火器怕你用黄瓜太小,话到嘴边实在说不出口,好歹我还是读书人么。郝无战问我怎么不说话,我笑道,你他妈的太强悍了,看来一百个寡母都满足不了你,郝无战哈哈笑道:“李默,你怎么搞得,早上说好了给我弄一千个寡妇的,那九百个寡妇是不是你贪污了。”我晕晕晕晕晕晕晕。

晕倒了接着侃,我笑道:“这小子怎么记忆力这么好,当初要是有这么好的记忆力,干么学习成绩还那么糟糕啊。”郝无战笑道:“这不是早恋惹的祸么。”啊,这小子也早恋,我笑问他早恋谁了,他嘿嘿笑道:“保密。”算了,跟他电话不知道能扯出什么来,我回到话题,问他午饭到底怎么解决,他道:“你先回来再说吧,下午你陪我去去动物园买些衣服。”

他妈的他买什么衣服?他一个当兵的,吃部队的,穿部队,住部队,就差部队没有给他配老婆了,给谁买衣服啊,一想到这,我小小的心眼不禁活动起来,莫非这小子在家还真有个相好,刚才不都说了早恋的事情么,操,我这个发小都不知道,这小子还真会瞒啊。

我回到家,郝无战还在我电脑上玩CS呢,一见我在他背后看,他越发来劲了,拿着把AK47就冲在前面。还真佩服这小子的,简直是弹无虚发啊。我不冷不热的说了句“你挺厉害的么”。他不理我,只是继续向前冲,依然枪枪爆头,嘴角露出鄙视而又骄傲的神色,轻轻哼道:“我得意的笑,我得意的笑。”

考,你他妈的在虚拟的世界里面不就是干掉了几个人,至于那么得意张狂么,害得老子白白担心猜疑半天,我扯着他的耳朵,笑道:“我让你得意,我让你得意。”郝无战疼得叫起来,倏地转过身来把我扯住,快速用腿一别就把我制服在他的魔掌之下。我忙笑着认错,他大发淫威的在我脸上摸来摸去,他妈的还真想调戏良家男子啊。他的手指滑过我的嘴唇,我猛地一张口将咬住他的手指,他疼的哎呀一声大叫道:“李默,你是不是属狗的啊。”我不理他,咬住不放,眼睛直视着他,郝无战的面容俊朗,眼睛清澈,操他妈的这小子还真长的勾人。

他看我不理他,脸色满含笑意的慢慢的凑近了我,轻声笑道:“小狗狗,你再不松口我就要非礼你了。”按理说,警告之后,应该给罪犯一些时间做抉择的,想不到这小子竟然一说完就把膝盖顶到我下部去了,而且还发挥十八磨的功夫,轻轻的轻轻的磨啊磨。

我大急,脱口骂道:“你他妈的放开我。”

这下好了,他的手指脱困了,我还依然在他的掌控下,他的膝盖继续磨啊磨,嘴不停歇道:“爽不爽。”我骂道:“爽你个JB毛。”这个军痞笑道:“看来我的功夫还不错么,爽就叫出来啊。”这小子上下齐动,靠,老子下面都快竖起来了,我脸色一变,急道:“你他妈的再不放开我就跟你翻脸。”

郝无战看我好像真的生气了,忙讪讪的放开我,说道:“开个玩笑,干么动这么大的肝火啊。”

有时候人性就是这样,这小子要是不道歉了,他可能什么事都没有,这一低声下气,我反而来劲了,故意到客厅看电视不理他,直到他说了好多小心话我才假装大度摇摇手表示不此事无须再提了,然后又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下午去动物园给谁买衣服啊。”郝无战挠了挠头,笑道:“给我爸啊,我爸身体一直都不好,想给他买件羽绒服。”我吃惊道:“你不是跟你爸一直都不对路的么。”他笑道:“那是小时候的事情,现在外面还挺牵挂他的。”我笑道:“那往后少顶他,往后多多孝顺他就是了。”这个小子竟然一本正经道:“希望如此吧,前段时间我还做了个梦,梦见老头子不行了呢,把我吓得不行。”我骂道:“快过年了,你他妈的少乌鸦嘴。”

郝无战不说话了,脸色竟然有些黯然之色,这是跟郝无战分开后给我的另外一个感觉,我也不说话,抬头望向外面,我想,是不是每个人都在嘻嘻哈哈的背后,心中的某个地方都有些柔软?

10页 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[7] [8] [9] [10] 下一页 

上一条:
下一条:
发表评论
姓名:
标题:

..:彩云之南.::.同心飞扬.::.:. 云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1-2011 yntz.Net yntz.cc 滇ICP备05001819号 同志交友
云同网客服及广告联系: QQ 10407470    微信:148434900 Email:mywebbox@tom.com  
云同聊天室管理:QQ 10407470     管理登陆